fbpx

在悉尼嘅11個整年回顧


  • Share on Pinterest

每月有超過120萬香港人瀏覽immiDaily網站,發掘不同的移民資訊。即使immiDaily與不同的服務供應商合作,我們亦有作深入的調查及篩選,以確保移民人士可以在immiDaily上找到有質素的服務供應商。而我們的編採團隊不受商業因素影響並保持獨立,相關內容與資訊僅以移民人士的最佳利益角度出發。

歡迎直接與immiDaily合作的伙伴進行免費的私人咨詢
👉 值得信賴的專家

2011430, 我踏上航機, 一個人嚟到一個悉尼, 展開新嘅一頁, 刺激, 新鮮, 又擔心; 不過當時真係覺得, , 人一世, 物一世, 乜都試下。真係唔得嘅, 咪返香港囉。

而家諗返起, 確實覺得自己好勇, 無朋友無親人無喺度讀過書同做過嘢。不過, 深信個天會看顧, 因為我嘅僅僅願望, 係用自己嘅社工專業去幫人, 其餘嘅, 我交俾天主。

即時討論一切與移民相關的資訊、參與在外地的移民過來人的分享活動、連結身處不同城市的香港人
👉 加入 immiDaily Discord 社群

人生係充滿好多嘅可能性, 某一啲位, 你總要做選擇, 有兩個截然不同嘅方向與可能性。

如果我當年繼續讀, 應該係一個牙醫, 唔係社工。

如果我當年繼續喺社署做, 應該有機會升職, 要不然可能會做性治療嘅 Private Practice

如果我當年無咁多顧慮同怕改變, 可能攞咗個 Scholarship 去英國讀 Forensic criminology

如果我當年接咗個 Offer, 可能今日已經讀完 UC, California State U 或者 San Jose U, 唔係成立悉尼菠蘿谷, 係矽谷嘅菠蘿谷。

如果當年UWA Doctor of Social Work course 開得成,我嘅根,應該唔係喺東岸而係西岸。

不過,我又唔會後悔,回頭唉聲歎氣先至笨,以上所有嘅,看似唔錯嘅選擇,但無人敢寫包單一定好過今日。過咗就算。因為唔會回頭看,所以全情投入,只會往前走。

十一年渡過,有唔少挑戰、苦頭、難關、試煉、失望。不過我好感恩有好多學習嘅機會,識咗好多唔同嘅人,試過好多唔同嘅嘢。如果你問我有無難過嘅日子,當然有啦。只不過我嘅 Bounce Back 能力同忘記能力都唔太弱,瞓多幾覺可能都唔太記得,又或者,因為有好多嘢 Occupy 嘅時間,唔開心實在係太奢侈同嘥咗啲時間。

從來無諗過識揸車,但又無諗過一宗交通意外,差啲連入籍也搞唔掂。

我呢個由細乖到大,女校長大嘅人,一路都走大部份人走嘅路,打份穏定嘅長工;竟然會有天覺得,呢個唔應該係唯一選擇,於是打幾份工,咦,咁啱又對號入座咗香港嘅潮語「斜棟人」。

以前喺香港時兼職做新娘同舞台化妝,又做唔少婚姻輔導,移民後其實社工嘅職務同香港好唔同,我又做啲管理嘅工作,曾經以為「婚姻」工作應該寫上休止符,點知因緣際遇,因為舊公司嘅原因(當時想搞殯儀服務),結果考咗個註冊婚姻禮儀師資格。Well, 我確實無諗過會喺個大橋前幫人主持婚禮喎。LOL

我由細到大都好怕聽到自己把聲,點知有人話入咪,後來咗電台節目,過咗兩年,我仍然覺得有種疑幻疑真嘅感覺,唔係好肯定,係咪啲人氹我先咁講。

香港社工嘅工作職務及政府與公眾期望同呢度好唔同, 基本上好多嘅都用唔上,喺香港工作最後幾年,其中一瓣我比較多嘅個案係婚姻輔導(可能因為後期修性治療), 輔導技巧自覺能運用自如同恰到好處,甚至知道大概點可以 engage 到一個唔合作嘅丈夫做輔導(註:通常男士,無論任何文化,都會較難同意婚姻有問題,並要一個「外人」幫手),亦知道大概點樣「搞喊佢地」—透過自發嘅眼淚,表達佢地最脆弱卻也最真摯嘅一面,破冰並更能了解對方。

嚟到澳洲之後,除咗好少部份外,發覺社工根本唔會做呢啲,一下子覺得好似好浪費以前喺個案輔導工作學到嘅積累到嘅經驗。

我確實感覺天主,佢讓我教文憑課程同做社工學生嘅實習督導,將我識嘅傳授俾下一代。

原來,生命裡很多很多嘅嘢,會喺你預料以外,有佢最好嘅安排。

11年前我嚟之前,我希望自己用識嘅言語同文化,去幫有需要嘅人。

我無諗過,2015年成立嘅主谷菠蘿谷同稍後成立嘅兩個副谷(社福工作人員同幼教從業員)竟然可以幫到啲人走在一起,佢地有啲人成為朋友。

正如當年初心一樣,因為自己嚟嘅時候無人無物好淒涼,希望有個平台,等啲人可以吹下水,知多啲嘢,甚至成為朋友,又更或成為愛侶/家人。一點一滴,我好慶幸,幾個谷算是不錯。亦無諗過香港政治會有一天有重大變化,多咗人嚟澳洲,希望多啲人從中得到鼓勵同慰籍。

11年滿滿嘅呢一日,兩隻跟我移民來嘅貓咪有一隻已經去咗彩虹橋,喺果度等我有一天總會同佢重遇,而家有兩隻化骨龍,再加兩隻寄養嘅貓咪。

我感恩身邊重要嘅朋友,喺唔同場合認識,相遇相知,喺你最難過最需要支持同意見嘅時候,總會喺你左右。

11年後嘅今日,我嘅人工仍未追到喺香港做社工嘅薪酬(確實幾高),無乜得高望重嘅職銜,唔係乜嘢名人,但我算快樂滿足。

或者,我最在意嘅,用新一代社福字詞,係Impact。有差不多七年幾嘅時間,我做義工,去難民中心同Community 探啲疪護簽證,來自戰地國家嘅人士,我唔太需要出名或者有無人當時知又或者有無人讚,我在意嘅係果啲我探過嘅人。

原來,真係慢慢咁變得更好。

2022年嘅今日,希望即將移居嚟嘅人,忘記香港曾經帶俾佢地嘅傷感與難過,喺新嘅國度裡,展開新嘅一頁。

2022430日,我妹妹一家人移居英國,祈望佢嘅日子路會走得比我當年順利。

你加入嗎?

你加入嗎?

香港有超過十萬位訂閱者加入我們,以獲得最有用的移民信息和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