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 “奇想”: 23條通過後,救生艇會點變陣?


  • Share on Pinterest
Alfred Wong Event
Are you interested in contributing articles and initiating lead generation on immiDaily? 👉 Become an expert

@前言

點擊這裡閱讀黃先生於2024.12.21發表的文章,題目是 “Hong Kong Pathway 2024展望”。鑑於23條以光速三讀通過,並於2023.03.23生效,香港的政治環境一夜間急速惡化,比2020.06.30通過的港版黨安法實施的負面影響更差!

回想2020年加拿大外交部立刻發出聲明穩住旅居香港的加拿大人,也節目預告會向香港人伸出橄欖枝,以補當時英國BNO 5+1 項目1.0版本的不足,請點擊這裡看Global Affairs Canada於2020.07.03的宣佈。但是,23條的通過,加拿大暫時只是提出例行的譴責,力度與2020.07.03遠不相稱,大家是否覺得有點耐人尋味呢?

這方面黃先生堅信好戲還在後頭。

@英國的BNO計劃更新

點擊這裡看英國於2024.03.14對BNO計劃更新的法律條文釋義。首先聲明,我們一直只是積極跟進救生艇計劃,一來是資源有限,二來黃先生的專業資格只限於處理加拿大移民法律。香港人現在可以先入境才在當地申請BNO旅遊證件,意味著他們可因應自身形勢需要,立刻離開!英國回應23條的審議,也知道勢在必行,所以出了這招,加拿大又點呢?

@加拿大救生艇自2021.02推出後,兩度更新

第1次是2023.02.06的3年OWP 2.0版本

黃先生不覺得這是加拿大因應23條立法程序遲早會被啟動的前瞻性部署,因為這類因應全球天災人禍的特別措施一般是後知後覺,在事發後才救急,幫助受災地區的居民移民加拿大。相反,只是更包容,讓更多香港人可以上救生艇,更可理解為按兵不動,需要加大力度的臨界點還未到。

第2次是2023.07.11的取消Stream B學歷要求

黃先生認為這只是給所有3年OWP的持有人一個公道,因為之前IRCC要求Stream B PR申請人的要在5年內畢業,由於缺乏法理支持,就變成arbitrary隨意要求。再簡單的分析是,救生艇計劃是兩步到位,由3年OWP開始到Stream B PR終結,整個過程如果重覆assess申請人的大專學歷,根本是沒必要。所以,這次更新與23條也同樣無關。至於這德政的實施所產生的相應效果,例如Working Holidays OWP holders做足1年也可申請Stream B了,並不是本文探討的議題。

@23條對哪類香港朋友帶來更迫切影響?

關心香港事務的社交媒體KOL們,已從多角度提出看法,同時,身處香港的朋友亦有自己的看法,所以同樣不是本文探討的議題。黃先生在這裡只是分享過去3年與付費咨詢的香港朋友接觸的感受,當然以中年中產的為主,是不符合拿3年OWP的。

這類朋友的絆腳石,離不開個人或家庭多方難處,也包括缺乏經濟基礎的。如果先拿SP開學,畢業後才申請Stream A PR,過程確實存在不少未知數,所以止於心動;如果已婚甚或有小朋友的,因為蛇無頭不行,他們只有留港硬受。父母這一代唯有做順民,下一代無奈在另一套教育制度及價值觀下成長。

@加拿大移民政策最近轉風,更引進一系列措施,未來3年限制temporary residents的數量,關救生艇乜事?

首先,加拿大是移民大國,除了年度的計劃接收外,也有因應國際形勢需要的緊急接收。以2015年自由黨贏得聯邦大選,年底接管議會多數議席的同時,發生了敘利亞內戰引起的人道危機,當時新總理二話不說,立刻宣佈接收25,000難民,也不考慮當年的年度接收配額已經差不多用滿,而救生艇計劃的性質就是同出一撤。所以,IRCC未來怎樣更新救生艇計劃,主要是考慮當地的政治局面多於加拿大的需要,是當仁不讓的!

其次,至於未來兩年限制留學生簽證措施, 黃先生仍然認為政治考慮多於現實,因為現屆自由黨政府要準備2025年底聯邦大選,但不適宜在這文章探討,只可說香港朋友被波及而已,因為救生艇由此至終是 “鬆章”3年OWP之後轉Stream B PR,雖然也有Stream A,但SP申請,官方從沒有類似的 “鬆章”措施,所以,來自香港的申請人要與全球的SP申請人一律看齊。這方面香港朋友一開始就有相對優勢,例如英文水平,財政狀況,及其他所有認受性較高的支持文件。事實證明,IRCC 2024.01.22新政實施後,不少來自香港的SP申請人也陸續收到PAL,全因為條件比來自全球的競爭者優秀,就是這麼簡單,也同時打破了"年紀大回校園申請SP有難度”這多年的謠言。

@給游說團體獻計,爭取IRCC再 “鬆章”

黃先生認為IRCC責無旁貸,會秉承 Global Affairs當初2020.07.03回應港版黨安法通過後安撫香港人的基本取態,之後跟進推出救生艇計劃。所以,4年前是配合英國BNO 5+1版本1.0的不足;現在是與其唱雙黃。

所以,黃先生建議集中火力在以下兩點作游說功夫:

  1. 對於HK Pathway 3年OWP 2.0版本,就算維持2025.02.07的申請限期不變,只需更放寬申請人的學歷期限,甚至索性將其取消,香港的知識份子再不用考慮SP,所以可以放心部署exit計劃
  2. 配合以上的放寬,把HK Pathway的PR申請限期順延兩年至08.31,給所有OWP持有人公平享用3年有效期申請Stream B的權利

: 黃先生尊重及支持游說團體其他的訴求,但寄語,小心不要模糊焦點,也不要強IRCC政策制定者所難,後者所指的是advocate大政策,而不是替個別申請人出頭

以上建議的優點:

  1. 大大加強包容性,而對象全是better-established的香港朋友,對加拿大有百利而無一害,注:為行文方便,所指的百利,大家應該客觀地看到
  2. 幫助舒緩IRCC於01.22宣佈的政策,讓SP/PAL位給來自其他國家地區的申請人

@過去3年一直被冷落的德政:父母申請3年OWP其實也可惠及18歲以上子女!?

關於合資格的隨行家庭成員,除了大家知道的SOWP外,其實18歲以上的子女也可以搭單破天荒地申請3年OWP。所以,就算子女未完成香港的大學課程,也可以變陣,先跟隨父母來加拿大合法工作1年,之後看形勢及各自條件,就算不跟隨父母,也可獨立申請Stream B PR。

以上提及的優惠措施,其實2021.02版本的OWP 已存在,只是不為香港人重視,因為絕大部分父母都望子成龍,希望他們完成大學課程,但因應香港現今政治環境急劇惡化,黃先生自覺有責任借此文章重提這個已行了3年的德政,幫助父母果斷落搥,這階段首要考慮點是自保,至於子女將來在加拿大的發展,就利用1年工作時間找到更貼地的方向。

@結論

黃先生因為是業界,自覺要避開利益衝突conflict of interests (CoI) 的尷尬點,所以不適合站在前線游說IRCC,只能幕後獻計給理念相同的游說團體,製造協同效果,在最宏觀的角度下,游說工作得以事半功倍。

最後,雖然標點是 “奇想”,但其實已 三方兼顧,就在2024.04.01立此存照吧。

香港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