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授權immiDaily於全球香港人網絡獨家首發,也歡迎轉載 – 關於 Hong Kong Watch 於2022.11.01的公告


  • Share on Pinterest

每月有超過120萬香港人瀏覽immiDaily網站,發掘不同的移民資訊。即使immiDaily與不同的服務供應商合作,我們亦有作深入的調查及篩選,以確保移民人士可以在immiDaily上找到有質素的服務供應商。而我們的編採團隊不受商業因素影響並保持獨立,相關內容與資訊僅以移民人士的最佳利益角度出發。

歡迎直接與immiDaily合作的伙伴進行免費的私人咨詢
👉 值得信賴的專家

前言

點擊這裡看原文及其一系列的案例分析。

點擊這裡,支持他們發起的網上簽名運動,爭取公眾支持,之後與外交部呈請,加大力度幫助香港人來加拿大。黃先生也以Kwok Wai WONG的名字參與了,也鼓勵事務所所有來自香港的員工簽名,再把消息分享到朋友圈,共襄義舉。

即時討論一切與移民相關的資訊、參與在外地的移民過來人的分享活動、連結身處不同城市的香港人
👉 加入 immiDaily Discord 社群

HK Pathway當然有值得改善的地方,這方面拜託Hong Kong Watch及其他advocacy組織,例如家和CFSO繼續努力,這裡請容許黃先生對報告引用的多個案例,與大家分享專業意見,讓香港朋友知道加拿大關心他們的人很多,但同時要知道自己有基本責任,首先了解已推出政策的細節和要求,繼而根據自身條件找到最適合的切入點,更重要是採取行動及時上救生艇,而不是停留在心動階段,等待移民簽證送上門。

之前的傳媒報道

點擊這裡,看CBC加拿大國營電台於2022.05.06的報導。之後點擊這裡,看黃先生於2022.05.10發表的個人見解。

點擊這裡,看看YAN同學的案例,2016年秋季畢業,第一批成功拿到3年OWP,2021.06.08知道Stream A及B的移民細節後,採取積極態度,極速拿到入學信走Stream A,2021.09在港online study,2022.01入境開始第二學期,並於2022.04畢業,最終2022.08獲批Stream A移民,是點對點的策劃,全程只花了約14個月時間而已。

政策要求vs個人需要

過去兩年多與黃先生有緣進行網上諮詢的香港朋友可以證明,作為代表人,我們是帶着申請人根據不同階段的政策走,首先符合大專學府的收生要求,之後針對香港簽證官對SP這類申請的思維準備Letter of Explanation (LoE) 配套,最後跟着Stream A的要求一步一步走下去,直至成功,以上YAN同學的例子可以引證。

相反,如果香港朋友把自己的要求放在政策前面,期望加拿大更包容地放寛政策直至適合自己,最後錯過機會,是誰的責任呢?說白一點,是否應該調整自己去適應外界因素,即使Hong Kong Watch游說成功,為你爭取輕易成功移民,將來你在加拿大生活、找工作,如果沒有積極的態度和鬥志,又找誰幫忙呢?

案例客觀分析

A. Five-year graduation limit of the Open Work Permit

  1. Maddison:
    • 2022.06以3年工簽成功入境加拿大
    • 2018年9月畢業,所以走Stream B最遲要2023.09初遞交
    • 其實已經成功找到工作,只不過與自己期望有落差,這方面我們不予置評
    • 因為沒有說何時開始工作,不清楚他2023.08尾能否滿足1年工作經驗
    • 亦不知道他現時的狀態

如果Maddison在2021.06.08知道Stream A及B的細節後立刻找黃先生,我們會給他以下建議:

    • 無論如何,立刻申請3年OWP傍身
    • 如果計劃走Stream B:
      • 最遲2023.08要遞交PR申請,意味着最遲2022.08初在加拿大開始工作
      • 頭一批3年OWP約2至3個月獲批,就算Maddison在2021.06才找黃先生,之後立刻申請OWP,2021秋天應該拿着入場券Letter of Introduction (LoI),之後計劃何時啟程
      • Maddison選擇2022.06才入境,應該有個人的考慮點,因而與政策不銜接,走到現在面對的局面,是個人的責任吧
    • 如果計劃走Stream A:
      • 原因大概是需要多點時間辭工或儲錢
      • 可參考YAN同學的部署,讀8個月Post-graduate certificate課程,最遲2023.09在香港online開始第一學期
      • 無論如何,可以在2026.08.31或之前遞交Stream A移民申請
    •  事到如今,Maddison下一步怎樣走:
      • 放下身段,接受第一年純粹為移民而工作,自己就會舒服一點。
      • 正如他自己知道,走Stream B最遲是2023.09要滿足1年工作經驗,如果能趕及便大功告成。但如果環境弄人,最遲也可以於2023.09開課讀8個月課程走Stream A。
      • 如果資金有限,可以半工讀,刻意選擇online課程,class attendance不用100%,畢業成績也不用A,總之拿到畢業證書就可以。
  1. Angel:
    • 2016年畢業
    • 已經拿着3年OWP入境,也開始工作
    • 打算在Express Entry Portal下走CEC或FSW,即需要打分,與全球的候選人競爭有限名額

下一步,Angel有甚麼選擇:

    • 她暫時構思是經Express Entry Portal尋找出路,意味着要從各方面加分,除了英文要考好成績、在加拿大累積0AB類工作經驗外,刻意在加拿大讀1年課程也可以獲大幅度加分
    • 與其讀1年課程加分,但仍沒有把握夠分突圍,倒不如灑脫一點,讀4個學期的online課程走Stream A
    • 因為最遲要2026.08.31申請移民,所以最遲要2026.04畢業,所以最遲2025.01開學讀diploma
    • 根據以上構思,她應該由現在開始拼命儲錢,在OWP過期前開學
    • 如果是2022年初入境,3年OWP有效期至2025年初,剛剛銜接到2025.01學簽讀書
    • 甚至乎可以半工讀,如果可以早點完成online課程就可以早點申請Stream A,不用等到2025.01才開學
    • 歷史沒有假如,也沒有如果,其實YAN同學的例子,Angel可以引以為鑑,學的是個人處事態度,更主動、正面和積極,這對將來在加拿大生活而言也很重要
  1. Lilly:
    • 2016年畢業
    • 2021.05拿到OWP,也買了機票於2021.05與男朋友準備一同離境
    • 2021.06.08的宣布打亂了他們原本的部署,但無奈要盡快離境保平安
    • 其實知道2021.06.08的細節後,Lilly可以像YAN同學般轉投Stream A,立刻拿入學信申請SP。這方面可以選擇在香港遞交,也可以入境加拿大後才申請,當時兩地SP審理程序大約兩個月,Lilly於2021.09開學前應該已有SP在手,餘下就是YAN同學的進度

事到如今,他們下一步怎樣走:

    • 假設他們2021.07入境,OWP有效期是2024.07
    • 由現在開始二人拼命儲錢
    • 薪金較高、前景較好的其中一方例如男方繼續工作,女方則部署2024.09開學,當然預早申請SP及SOWP,讓男方能不間斷地工作
    • 女方於2025.12畢業,帶同男方於2026.01申請Stream A移民,趕及HK Pathway 2026.08.01落閘有餘

B. Mental health, career training, and language support:

首先,請不介意我們修訂,HK Pathway其實歸類於Humanitarian & Compassionate and Others類,是移民部長引用移民法律25.2(1) 條款而產生的項目,背景是香港人權和言論自由倒退。

當然,不少前線手足為公義而惹官非,部分甚至因而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創傷,這方面要交給專業人士輔導,但與烏克蘭人國土被侵略的戰火創傷相比,程度上有明顯分別。再者,烏克蘭人輕易獲給予3年工簽,但沒有移民的後著安排,預期他們最終會回國重建家園。既然與HK Pathway誕生的背景不同,措施也因此而有分別。

最重要的是,分散於全國各地的140多萬加拿大烏克蘭裔居民,很齊心幫助族人,移民部長也樂意接受他們的建議制訂緊急措施,慷慨地給予3年工簽,歡迎他們來加拿大避戰亂。Service Canada的Job Bank也為烏克蘭裔加拿大僱主特設專欄招聘這批外勞,提供配搭上的方便。至於一般新移民才可以享有的健康保險、career training及language support,這批來自烏克蘭的訪客也可以享用,主流社會亦樂見其誠,會以正面態度支持政府的安排,哪怕是動用公帑也應該。

看看來自香港的3年OWP持有人,全部為大專大學學歷,英文溝通能力綽綽有餘,到埗後找工作,在現時勞工短缺的情況下難度不高,再加上願意短暫屈就,工作機會多的是,career training似乎不是燃眉之急。至於健康保險,以安省為例,找到工作後立刻可以申請OHIP,新移民的3個月等候期也可獲豁免。至於個別手足的PTSD,也有聯邦政府資助的團體例如家和CFSO提供服務。

最後,當我們認同這批拿3年OWP來加拿大開展新生活的香港朋友確實有各方面需要幫助的同時,也希望他們明白要拿個平衡,千萬不要令主流社會覺得他們是伸手黨。

  1. Mr. K:
    • 2019年參與社運被捕,因而患有PTSD。
    • 2020.06.30黨安法通過後,立刻離境前往UK,因為是回歸後出生,事前已知悉不能走BNO 5+1計劃,只是為保平安而已。
    • 之後加拿大推出HK Pathway,亦成功拿到OWP轉投加拿大,落地於Ottawa。
    • 因為語言隔膜,找不到reliable registered psychotherapist or social worker協助,就算找到說廣東話的,也不敢說真心話,害怕自己的政治取向曝光。

事到如今,他應該走的下一步:

    • 黃先生覺得K先生面對的第一關是拿到移民身分,如果繼續因為心理障礙而錯過救生艇就十分可惜了。
    • K先生的英語水平應該起碼是CLB 5,也符合Stream B英文最低要求。請看看以下Stage II,Benchmark 5-8足以應付日常需要。所以,K先生自覺以英語與輔導員溝通有難度,就算找到懂廣東話的卻又不放心,十分可能與PTSD有關,核心未必是英語。
    • 再者,專業人士經過訓練,主導輔導過程,而不是給K先生無的放矢、侃侃而談的。(注:黃先生的小女兒就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

C. Requirement for a Hong Kong police certificate

根據我們過去處理這類案件的經驗,3年OWP申請人被要求拿CNCC的機率不足50%,而愈年輕的被選中的機會也愈低。如果有配偶同行,主申請人若被選中,配偶當然亦一併需要。若只因被捕甚至被檢控但最終不入罪convicted,不屬於inadmissible,所以2020年尾至2021年初,不少有被捕經歷的前線手足也成功踢保,屬於危機意識高的,已把握仍可離境的機會,保障自身安全而先去安全港,例如UK,之後才申請3年OWP。黃先生也處理過雙位數字的類似個案,當交待了被捕的細節後,有些甚至不被要求交CNCC便獲批。

有些手足害怕因為申請CNCC而曝露自己有離境的安排,其實是杞人憂天,倒不如抓緊能合法離境的機會,在安全港才申請OWP,之後就算被要求交CNCC,再郵寄處理也不遲。題外話,以上提及屬於先知先覺的手足與我們分享,之後確實有執法人員上門,但知道當事人已離境,事件就不了了之。其他抱着觀望態度的戰友,結果十分可惜,有些現在身陷囹圄,所以,天堂與地獄其實是一線之隔,但主導權確實在本人喔。

  1. Max:
    • 前區議員自己不符合3年OWP的要求,只能依附配偶的3年OWP申請SOWP
    • 因為一來拒絕宣誓效忠,二來積極參與運動,害怕申請CNCC而曝露自己離境的打算,自找麻煩
    • 選擇書面解釋以上難處,成功獲豁免提供CNCC,但相信不少面對同樣困難的手足未必懂得如何交待以成功獲批

不少中年SP申請人,也帶同配偶和子女一起來加拿大,在準備申請表格時,因為是陳年舊案,就沒有主動提供資料,但之後收到IRCC信件要求交待在港的罪案歷史。那麼大家或者會問,IRCC-HK怎會知道的?

消息來源肯定是當地政府的執法部門,這意味着加拿大移民部其實與全世界國家或地區已有某種程度的情報交換,就算申請人不主動提供也「收到料」,根據嚴重性和事件發生多久,才決定怎樣跟進。

所以,Max因為沒有被判刑,在特區政府警察部的紀錄是白紙一張,再加上他主動把情況告知簽證官,香港坐館的Program Manager就可以運用移民法律賦予的權力鬆章,與其他不被選中要遞交CNCC的申請人看齊。

相反,假設Max是有刑事紀錄在案,就算這階段獲放行只是治標而已,因為inadmissibility並未解決,申請移民時仍然要面對。

  1. Terrace:
    • 2020年被拘捕,最後被入罪obstruction of public place及襲警。但報告中沒有提及最終判刑及甚麼時候完成刑罰。
    • 他申請3年OWP被拒,法律解救是同時申請Temporary Resident Permit (TRP),希望簽證官給他機會,來加拿大新環境發展。

黃先生正在處理雙位數字面對差不多情況的手足,為了回答他們關於成功率的問題,我們會直言,一開始成功率不會多於49%。

我們的參與,是希望從申請人的個別背景,提供指導讓他搜集材料,例如學歷、專業資格、工作經驗、是否曾受到表揚或嘉許,例如參與義工活動,從各方拿到的求情信,例如家人、僱主、議員、教會、學校等等,歸類為「向後看」的材料。另外,提供「向前看」的計劃,如果能夠來加拿大,不會重犯,亦可以貢獻加拿大社會等等。經過以上,希望能多拿1%,達到五五波,遇到容易招呼的簽證官,一念之仁就放行。

黃先生給Terrace的建議是,有心理準備拿不了OWP,向着Stream A迎難而上。目標是最遲2026.04完成加拿大學業,趕及2026.08.31的死線。舉例說,如果他是2020.09畢業的,理論上最遲2025.09開始修讀8個月課程,2026.04畢業。

相對TRP申請,Criminal Rehabilitation (CR) 就比較容易掌握 (見底部),最起碼條件是完成刑期後5年才可以提出申請。所以,估計Terrace申請學簽時,仍未符合申請CR的期限,唯有同時申請TRP。

他最近的申請被拒,不知是否有同時申請TRP,如果有但仍然被拒,可以捲土重來,用未來兩年多時間部署改善條件,拖延至2025年中申請學簽,同時再闖TRP。如果成功,更可以刻意拖延至2026.08最後一刻才遞交Stream A申請,希望滿足CR的時限要求,與移民申請打孖上,這方面黃先生給他一個錦囊,到時要求簽證官等待CR獲批後才同時approve Stream A,這是合情合理亦合符IRCC程序的。

結論

我們支持Hong Kong Watch為香港人繼續付出,只是借報告引用的多個案例,讓香港朋友知道謀而後動的重要性,切忌貿貿然基於衝動重蹈以上案例事主的覆轍。另外,一些惹了官非而不敢申請的香港朋友,不要諱疾忌醫而錯過上救生艇的機會。所謂成功自古在嘗試,有需要便虛心受教,找專業人士在加拿大移民法律框架下找生存空間。對於後者,黃先生的心態是「救得一個就是一個」!

如果想了解更多或需要任何諮詢服務, 你可以填寫以下表格直接聯絡 Alfred Wong




    Thai Jai Coconut

    你加入嗎?

    你加入嗎?

    香港有超過十萬位訂閱者加入我們,以獲得最有用的移民信息和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