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Hong Kong Watch加拿大分部公開信


  • Share on Pinterest
Alfred Wong Event
Are you interested in contributing articles and initiating lead generation on immiDaily? 👉 Become an expert

經技術性數據分析引出 4 大隱憂,支持你們繼續為香港人謀福祉,治標也治本

@前言

首先,感謝你們一直鍥而不捨為香港人謀福祉,本人身為業界,要避開角色衝突,只能在你們背後提供技術支援,希望我們的小小心意你們能用得上,把游說努力更聚焦、更普及,功德無量。

最近我們又收到友好傳媒分享截至 2024.02 的 IRCC 數據,讓我們提供技術性分析。以下各部分的列表是根據 IRCC 提供的原始數據,我們放在信件底部給你們審閱。

@3-year OWP received and processed

YearReceivedProcessedCarry over*
人數%人數%
202110,7471008,90382.84?
202218,03810015,29084.77?
202314,16110016,349115.45**?
Up to 2024.021,4681002,024137.87**?
Grand total44,027***10042,56696.66?
*理論上,Year 1 收到的申請如果未能同年完成審批,餘數會撥落 Year 2 繼續處理,但 IRCC 圖表沒有清晰說明
**超額完成,因為包括以上說的 Carry over 數目
***年度數目加起來是 44,414,與 Grand total 顯示的 44,027 相差 387,但不影響大局

重點分析如下:

  1. OWP 1.0 版於 2023.02.06 截止,OWP 2.0 版無縫銜接推出,後者包容過去 10 年內畢業的申請人。包容性看似加強了,但截至 2023 年底只有 14,161 人申請,沒有2022 般的熱情,大概因為 2.0 版下,最有緊急性申請的只是 2013 畢業生,其他的睇住 2026.08.31 的 Stream B 申請期限,可以 “慢慢來”
  2. 我們認為 2024 是 OWP 申請的高峰期,我們看到的主要原因如下:

a. 2014 打後的畢業生開始勢危, 因為要在 2026.08.31 的 PR 申請死線前完成不少於 1 年工作經驗,這期間稍有差池,例如找工遇上困難,就會前功盡廢

b. 2023.02 的 2.0 版容許時間給部份香港人向前部署,舉例說,2012 或之前的畢業生可立刻於 2023.05 開學,2024.08 畢業,請點擊這裡看Centennial這類課程,我們已有雙位數字的客戶走這策略

c. 部分原本打算讀書,也拿了 SP 的香港朋友,因為是 10 年內畢業,轉移申請 OWP

d. 部分在 1.0 版本下拿到 OWP 的,於 2021 年入境,奈何仍然未滿足 Stream B 要求,例子是:

    • 仍未達到 CLB 5.0 的英文水平
    • 斷斷續續奈何仍未累積夠 1 年 FT工作經驗

e. 同樣在 1.0 版本下拿到 OWP 的,於 2021 年入境已遞交 PR 申請,卻未批的,要在2.0 版本下續 3 年身份合法工作及等批 PR

f. 2023/2024 本地私立 DLIs 畢業的香港朋友, 不符合 PGWP 要求,但可以在 2.0 版本下申請 OWP

g. 在公立 DLIs 畢業,自己可以拿 PGWP,奈何沒有工作,幫不了配偶拿 SOWP,於是硬著申請 2.0 版本 OWP,保住配偶份工

3. 細心分析,2.0 版本表面上看似追認過去 10 年的畢業生, 但偏偏遲兩年才推出,實際意義只是 10-5-2=3,惠及 2013-15 的畢業生而已,也產生以上 2c. 的效果

4. IRCC 快速處理這類申請,大家有目共睹,因為雖然沒有答應 priority processing ,卻有實際需要給符合資格的人早點遠離是非地

結論,雖然 2025.02.07 才是 2.0 版本的最後限期,但 2024 肯定是申請高峰期,超越 2022 的數目也是合理預期。

隱憂1:預計有約20,000人於2025/2026加入Stream B PR的inventory

我們引用的邏輯是Year 1拿到OWP, Year 2-3才加入Stream B PR

@Stream A & B Combined

YearReceivedProcessed
人數%人數%
202199810068868.94
20222,6321001,09041.41
202311,2141005,15645.98
Up to 2024.021,65610034921.07
Grand total16,5001007,28344.14
2024.03 beginning inventory9,217 persons

重點分析如下:

  1. 再一次強調,所有數字是指人數, 與年度 Immigration Levels Plan 用的單位接軌,而並非與香港人熟悉的本地及海外中文傳媒所指的申請個案數目
  2. 大家不妨評估每PR申請個案包含多少家庭成員,例子如下:
家庭總成員申請個案
19,217
24,609
33,072
42,304
  1. 申請人數按年接近幾何級增長,完全可以理解
  2. 雖然 IRCC 過去幾年已不斷引入不少 IT/AI 技術,加快審批速度,但最終仍是 visa officer 處理 approval 的
  3. 市面流傳一說法,大概源自傳媒向 IRCC 查詢後收到的回應,說 IRCC 低估了這項目的吸引力。黃先生可以十分肯定說,那其實是官腔的無可無不可而已,因為 HK Pathway 的原意就是幫助香港人移民加拿大,他們怎可能放棄香港的一切來加拿大兜個圈?!

隱憂2:Stream A/B 的 2024 intake 肯定多過 2023 的 11,214

原因是,新加入者源自本地畢業生及隱憂 1 所提及的 OWP 朋友,前者我們暫時未掌握到IRCC 的數字,因為第一步 SP 申請是全球性項目,不似 OWP 般是為港人而設。也歡迎傳媒朋友與我們分享這方面的數據,充實我們的分析。

@Stream A only

YearReceivedProcessed
人數%人數%
202191510063869.73
20221,65810099259.83
20234,6391002,69958.18
Up to 2024.0285610020323.71
Grand total8,0681004,53256.17

重點分析如下:

  1. 2021 及大部分 2022 申請者應該是本身在加拿大的香港留學生,他們不再需要加入 Express Entry 的 pool 打分,避開全球性競爭。因為是新項目,火速獲批
  2. 2023 申請人大幅度增加,塑源於 2021 來加讀書的香港人,當中不乏 well-established 的中產朋友,他們的歷程也與香港朋友分享,產生示範性作用,鼓勵2023 來開學的,仍可趕及 2026.08.31 的死線
  3. 當然,有些朋友會留待 2024 才開學,2024.01.22 新政下的 PAL 也難不到他們,之後 2025.05 或 08 畢業
  4. 所以,2024 及 2025 連續兩年相計加入 Stream A 的,不會比 2023 的 4,639 少吧

隱憂3:2024 是加入 Stream A 的高峰期,跟隨的 2025 也不容低估,會是倍數增加嗎?

@Stream B only

YearReceivedProcessed
人數%人數%
2021831005060.24
20229741009810.06
20236,5751002,45737.37
Up to 2024.0280010014618.25
Grand total8,4321002,75132.63

重點分析如下:

  1. 2021 的申請人,絕大部分同樣是本身在加拿大的香港留學生,畢業後拿了PGWP,工作 1 年不用在 EE 池子打拼,其實他們也可申請 Stream A 的
  2. 2022 的申請人,不少是 2021 加拿大因疫情封關期間,幸運地有 job offer 可以來加拿大工作的,但畢竟是少數
  3. 2023 是第1個爆發點
  4. 2022 獲批 OWP 的朋友倍增 2021,如果用 Year 1 獲批 OWP, Year 2-3 才加入Stream B 行列這邏輯,2024 會是第 2 個爆發點,塑源於 2022 及 2023 的 OWP數據
  5. 如果 2023 加入 Stream B 行列的是 6,575,2024 算到年底會否飆升至 5 位數字呢?

隱憂4:2024加入Stream B的朋友與加入Stream A的形成雙眼風暴, “殺傷力” 大家各自評估吧

@你們的最新動態

我們從貴組織 Facebook 專頁得悉你們的最新動態1動態2,請容許我們 chip in a few pennies。

動態 1 是關於永居申請人子女學簽過期問題

動態 2 是關於:

  1. 增加 Stream A/B 的移民目標配額 (admission targets)
  2. 向申請人授予過渡開放式工作簽證 (BOWP) 或臨時工作授權 (IWA)

以下是詳細分析。

@動態1

  1. 子女的合法身份是依附父母的 SP 或 OWP,對於永久申請人來說,當然是後者
  2. 如果是 Stream A,遞交 PR 申請前,其實已經拿了 PGWP and/or HK Pathway 2.0版之下的 3-year OWP,父母的合法身法已保住了
  3. 建基於以上,未成年子女繼續免費上學的權利,可以是 MSP 或 Visitor Record
  4. 尚未過期的 18 及 38 宗,輕而易舉跟著父母的 PGWP 及 OWP 就可以了
  5. 已過期的 50 宗,

a. 如果是在 90 天 restoration period 內,立刻處理 restore 身份就可以

b. 如果超出 90 天,最簡單的處理方法就是一家人作 4 天 3 夜的墨西哥旅遊,回程時就獲得 6 個月的暫准居留期,之後再續期是後話,純粹走技術而已。補充一句,這操作萬試萬靈,因為小朋友隨父母渡假完畢回加拿大,暫時未聽過在機場遇到刁難

@動態2 – 分兩部份

  1. 增加 Stream A/B 的移民目標配額 (admission targets)

我們的數據分析引出 4 大隱憂,IRCC 決策制定者越早知道越好,因為 IRCC 其實不受制於 Immigration Levels Plan 的數目。又或者說,如果他們看到問題的嚴重性,也認為要提出舒緩措施,他們自有安排,不用我們說三道四

  1. 向申請人授予過渡開放式工作簽證 (BOWP) 或臨時工作授權 (IWA)

HK Pathway Stream A/B 移民申請的法律依歸是 A25.2(1),乃移民部長根據 public policy considerations 引入的短暫措施,所以這類申請人可根據 R207(d) 申請OWP,萬一到期前仍未獲批 PR,可再度申請。既然已有現行機制,就無需踩過界或另覓新途徑了。

另外,IRCC 要求主申請人留在加拿大待批,但如有緊急事情,用加拿大思維也可以理解的,例如回港探望病危家人,不會影響申請,因為可提供證據支持暫時離境的需要,即醫院報告甚至死亡證。當然,離開時間的長短也同時要合情合理,這方面我們有實戰經驗可以與大家分享。

@結論

建議貴組織集中資源在增加移民目標配額著手,讓更多香港人分享成果,也歡迎隨時與我們事務所聯絡 help@lingwong.ca,共襄義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