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精篇延續 – 第二度致所有待批Stream AB PR的香港朋友


  • Share on Pinterest
Alfred Wong Event
Are you interested in contributing articles and initiating lead generation on immiDaily? 👉 Become an expert

@前言

點擊這裡看我們於2024.05.01發表的文章打個底。這文章是黃先生對香港人於2024.05.14在Calgary及Vancouver和2024.05.21在Ottawa進行的上街請願的個人看法。重申一點,黃先生肯定支持他們免於恐懼及被秋後算帳上街發言的權利,是否認同他們的訴求是另一回事。這十分卑微的權利,不幸地在香港已被視為影響黨安全。

@黃先生的不同立場

  1. 作為加拿大人,支持IRCC繼續作出以下的重視:

a. 家庭團聚類, 尤其是配偶及未成年子女

b. 履行聯合國難民公約組織UNCHR會員國的責任,但加強國家安全考慮

c. 提供特別臨時措施照顧因天災、人禍、戰亂及政治動盪受影響的其他國民遠離險境,包括特別移民pathways,例如HK Pathway

除以上3大類外,衡工量值,善用納稅人的資源,滿足加拿大的經濟發展及人力資源需要

  1. 作為業界,完全了解移民申請人要耐心排隊的必然性,因為大家沒理由不知道供求嚴重失衡及IRCC的資源實在有限;另外,制度是死的,執行上visa officers往往有所偏差,但畢竟是絕少數而已,大家不應以一概全吧!
  1. 作為香港人,雖然已入加籍幾十年,對東方明珠的退色及沉淪感到婉惜,更敬佩願意放下一切帶同家人一起上救生艇的香港人。寄語他們融入加拿大主流的最佳方法是改變自己適合新環境,例如在沒有姐姐的情況下,媽媽親手做家務, 切忌有意無意加入了伸手黨,因為最終吃苦果的是自己而已

@供不應求下的申訴例子

上一段說及的供不應求,請點擊這裡看我們之前的文章第2頁, IRCC 各類PR申請在2024.03.31的inventory共有746,000 applications,其中的306,000 (41%) applications已超出了service standards。延誤例子確實普遍存在,但申請人的需要已得到照顧,剩下來只是等待拿楓葉咭而已,就與Stream A/B的朋友一樣。

另一邊箱,卻有不少來自全球及不同族裔的SP或WP持有人,跟足程序完成學歷及工作,奈何在Express Entry 篩選系統下無望留下來。請參考以下例子:

  1. Express Entry下的森林法則

點擊這裡看CBC於2024.05.14的報導,一般2-year diploma留學生畢業後拿了3年PGWP工作,雖然符合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的移民申請基本要求,但在打分系統下,條件輸給其他人,多年努力遺憾達不到終點

點擊這裡看EE的CRS打分系統,大家嘗試忠實回答問題,看看分數如何,這就知道IRCC推出Stream A/B的善意

  1. PEI PNP項目更改 — 不再需要服務性行業的人員

點擊這裡看protest_pei_2024於Instagram的整合,他們的訴求只是延長PGWP,給時間找申請移民的機會

點擊這裡看2024.05.13 X 帖文,說 “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 of PEI” 撐這上街請願運動,言下之意,事件已被政治化。注: 鼓勵大家fact check

點擊這裡看2024.05.15 PEI Minister of Workforce勞動力廳長對申訴人的初步回應是愛莫能助

點擊這裡看2024.05.13 X 帖文,他們的訴求只是給予申請移民的機會

  1. 點擊這裡看CBC於05.15的報導,留學生在安省畢業後於2023.04遷至Yellowknife, N.W.T.,與移民太太一起生活,移民申請 (注: 應該是inland spousal sponsorship) 一直未批。等待期間所有身份已過期,不能續車牌,也不能工作

@IRCC近期推出,照顧全球受天災人禍影響而推出的短期及長期移民措施

2021.02.04 – 請點擊這裡看IRCC宣佈HK Pathway的第一階段實施 – 3-year OWP

2021.06.08 – 請點擊這裡看IRCC宣佈HK Pathway的第二階段實施 – Stream A及B PR申請

2022.03.22 – 請點擊這裡看IRCC宣佈為幫助烏克蘭人申請緊急簽證來加拿大避戰禍的措施。 注: 大家如有興趣可跟進了解之後的境內申請3年OWP措施,讓他們暫時在加拿大安頓,準備回國重建家園。要留意的是,這類OWP工作經驗不似香港人有Stream B跟尾

2023.10.26 – 請點擊這裡看IRCC推出的短期措施,有效至2024.03.12,紓援Morocco受天災影響的人民

2023.11.17 – 請點擊這裡看IRCC推出的措施,大幅加闊Family members的定義,給加拿大人擔保其Colombian, Haitian and Venezuelan nationals親屬移民加拿大

2023.12.15 – 請點擊這裡看IRCC推出的特別措施,鼓勵加拿大人及團體提供協助sponsor滯留海外的難民申請人來加拿大

2024.02.29 – 請點擊這裡看IRCC推出的特殊措施,照顧在伊朗極權統治下的人民

階段結論:跟據以上資料,香港人應該明白加拿大對他們的特別照顧

@2025.05.14 Stream A/B PR申請延誤者於Calgary及Vancouver上街申訴

請容許我們借用本地自媒體的報導提及的苦主個案,下一回合提供自己問題自己解決的方案,逐一拆解,就正如Hong Kong Watch (HKW) 於2022.11.01發表的苦主例子及我們於2022.11.04的回應

以上被訪問的其一苦主知道自己並非身處險境,只是擔心萬一HK Pathway被取消,在這裡黃先生給他派定心丸,三個字 — “不可能”

黃先生代理加拿大移民申請有20年資歷,確實存在以下例子,IRCC取消所有待批個案及退回申請費,但背後原因是項目構思存在嚴重缺憾,導致被濫用,唯一解決辦法是全部不處理,反正申請人從未來過加拿大,就算退件也不見得影響其利益,可以選擇其他國家的移民機會

  1. Federal Skilled Workers – Simplified Application Process (FSW-SAP)

點擊這裡看FSW-SAP於2006.09.01的推出

點擊這裡看IRCC於2013.06.17宣佈煞停以上項目及退件

  1. Federal Immigrant Investor Program/Federal Entrepreneur Program

點擊這裡看IRCC於2014.06.19的宣佈,以上兩類移民申請退件及退回申請費

@Hong Kong Watch於2024.05.15的Facebook帖文

點擊這裡看帖文,HKW說

” 請願行動由加拿大香港菁英協會(簡稱HKYPA)和移加港人救生艇2023年滯後群組(簡稱Backlog Alliance)發起,並由加拿大香港監察協調及聯絡國會議員和移民部官員。” 就正如他們於2024.04.12 Facebook帖文說的

” 今次請願行動由加拿大香港菁英協會(前HK Pathway Stream B (Classes of 2016 and 17 Graduates) Alliance)和移加港人救生艇2023年滯後群組(由2023年4月至8月永居申請人組成)發起。

再者,該兩組織於2024.05.14上街請願的訴求甚至與HKW回應IRCC於2024.05.07的紓困措施的帖文如出一徹,如下:

  1. 呼籲增加Admission target
  2. 2023年收到的Stream A/B申請約7月底前全部獲審批,言下之意是結案
  3. 之後收到的Stream A/B申請在5個月**內審批, 言下之意是結案

明眼人看得出HKW其實是真正的 ”搞手”,老實說,這其實並無不妥,但不明白為何他們左閃右避。

**注:是否有考慮time-lag effect,所以2024及2025才是Stream A/B申請的高峰期呢?

@Hong Kong Watch發起2024.05.25社區聚會收集緊急個案,直接交給移民部長

點擊這裡看帖文,當大家多謝他們的熱心之餘,或者會有以下問題:

  1. “我在溫哥華,要飛過來?”
  2. “可否公佈預設標準,甚麼情況下你們才會受理?”
  3. “這義舉會否製造不公平後果?”
  4. “直接交給移民部長合程序嗎?”
  5. “怎樣確保個人資料保密?”
  6. “vet我個案的工作人員有否相關專業知識?”

@結論

有跟進黃先生文章的香港朋友應該知道我們團隊的vision是放眼於尚未有機會上救生艇的香港朋友,如果本地的游說團體繼續故步自封,我們在避開conflict of interest的大前提下,唯有親自出手。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https://www.lingwong.ca/?page_id=9595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5rOIZhC9L7SS4ZM8mWbQRkfZX4hzQRl1/view?usp=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