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香港人移民加拿大Q&A系列 (Part5/5)


  • Share on Pinterest

每月有超過120萬香港人瀏覽immiDaily網站,發掘不同的移民資訊。即使immiDaily與不同的服務供應商合作,我們亦有作深入的調查及篩選,以確保移民人士可以在immiDaily上找到有質素的服務供應商。而我們的編採團隊不受商業因素影響並保持獨立,相關內容與資訊僅以移民人士的最佳利益角度出發。

歡迎直接與immiDaily合作的伙伴進行免費的私人咨詢
👉 值得信賴的專家


前言:

移民部於2021.06.08宣佈Hong Kong Pathway 的Stream A或B的移民細節,揭開這項目的面紗,也證實加拿大幫香港人的好意。對香港人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背後的辛酸我們在此不談。黃先生甚至認為這是「大赦式」的項目,分別的是,之前大赦是留住已經沒有身份的逾期居留人士,例如建築業極需要的意大利和葡萄牙工人,但這次大赦卻從香港引進人才。

當塵埃落定後,很多香港朋友在準備當中,產生各方面的疑問,我們嘗試以專業的角度逐一回應,也歡迎大家提出新的提問。聲明一點,我們的回應只是一般性的,未必能夠針對你的個別情況,所以並不構成法律意見,大家小心不要照單全收。 以下問題來自以下來源:

即時討論一切與移民相關的資訊、參與在外地的移民過來人的分享活動、連結身處不同城市的香港人
👉 加入 immiDaily Discord 社群

  1. 香港immiDaily網站
  2. 黃先生直接或間接收到的提問
  3. 其他香港教會或家長群組,例如「一家大細互助組」,「移加有朋友」等,因為數量繁多,未能盡錄

如果大家有什麼其他問題,黃先生會盡量抽時間作專業回答。同時你可以去 immiDaily 的 移民知識庫 找到更多相關的問答,請善用搜尋功能。想了解更多,你可以向 immiDaily 咨詢發問 或 填寫文章下方下表格直接聯絡 Alfred Wong

Part 1: 香港人移民加拿大Q&A系列 (Part 1/5)

Part 2: 香港人移民加拿大Q&A系列 (Part2/10)

Part 3: 香港人移民加拿大Q&A系列 (Part3/5)

Part 4: 香港人移民加拿大Q&A系列 (Part4/5)


Q121: 我同朋友分別都讀緊一啲課程係可以用過往嘅學歷同工作經驗來做學分,所以一個2年Diploma我基本上唔使一年就可以完成,學校話都成績表會係show兩年嘅學分,想問呢一類嘅課程去到做WES嘅時候,佢係咪都會consider我係2年diploma?

A121: WES最主要是確認就讀學校或其課程是否屬於recognized institution/program。題外話,根據我們的實戰經驗,有些同學畢業於VTC,有些課程是recognized,但有些則不是,實際情況我們便不得而知了。至於提問者的情況,就只可由WES作準,但以IRCC對本地大專頒發學歷的處理手法而言,因credit transfer而縮短在加拿大的學習時間,畢業後拿PGWP會相應地扣除其有效期,典型的例子是與外國大專學院的1+1 joint program,申請移民時不管你有否credit transfer也會承認為兩年。


Q122: 我老公打算申請Stream B – OWP, 我申請SOWP。請問如果申請成功,我可以比老公早到步搵工先嗎?

A122: 原則上,你的SOWP是依附老公的OWP,所以如果你們不能一同入境,起碼要他先行。這政策的目的是杜絕濫用,例如你借用老公的權利拿到OWP,但他卻不來加拿大。但是,未能證實的消息來源說,SOWP配偶出於無知卻闖關成功,如果屬實,只可說在香港離境時,航空公司職員不知就裏,看到Letter of Introduction便出boarding pass,入境加拿大時關員粗疏處理,為你打印OWP。如果關員細心檢查,電腦的檔案中不可能不顯示你申請的只是SOWP而已。


Q123: 本人2017年7月大學學士畢業,因有健康原因1年半不能離開香港,想請教一下,若在香港讀post graduate diploma/master,可以申請stream B嗎?

A123: 我們建議讀者反過來看,找準方向,怎樣符合IRCC對OWP及Stream B的要求,而不是奢望IRCC這裡通容、那裡通容,結果便亂晒大籠!


Q124: 我bachelor Nov 2017畢業, 而家讀緊master (預計feb 2024畢業) 請問可唔可以先用bachelor degree喺nov 2022前申請owp, 然後2024年底先飛去加拿大做1年野, 再用master degree嚟申請PR?

A124: 不建議提問者捉字蛩,只看「申請Stream B移民時學歷需要五年內」,所以2024.02的master就可以了?!專業人士會考慮周詳,了解政策制定背後的原意才出招,便一擊即中,萬無一失!反問提問者,你的想法是移形換影,因為不是用master拿OWP的,對嗎?如果有錯失,只是害自己,甚至時間不再容許你take 2,如果你是我們的客戶,我們會建議你在2022.09於加拿大報讀一年的Post-graduation Certificate課程,2023年底便能成功移民,之後再佈署在加拿大修讀master,交本地生學費,有加拿大高學歷,之後找工作便有更大優勢。或者多問一句,提問者是否2021年底開學,不想在這階段放棄,如果是的話,很有可能用將來3/4的時間,保住已花掉的1/4時間,倒不如將那3/4時間放在加拿大。此外,八個月的Certificate課程有一半時間其實可以在香港online完成。

註:因為這是新的移民項目,暫時未有相關case law,讓聯邦法院法官釐定,提問者是想當白老鼠,造福香港人嗎?


Q125: 你好,我正在申請加拿大的study permit。想請問如果不獲批study permit,可否在reapply study permit的同時申請open work permit,以增加成功取得加拿大簽證的機會?謝謝!

A125: 提問者的意思是其實可以拿到三年OWP,但不知原因申請了SP,又怕被拒?其實提問者當初應同時申請OWP及SP,前者可保住後者。補救的辦法是立刻申請OWP,拿到檔案號碼以update SP file。祝一切順利!


Q126: 你好,本人一家希望通過steamA來加拿大(太太做主申請人)。成功入籍後,想申請父母來加團聚。但我的父親有癌症在身,雖然行動沒有問題。

A126: 首先澄清,你們首先申請永久居民身分,住夠時間後再申請入加籍,是兩部曲。原則上申請父母團聚,永久居民的身分已經可以,不用等到入加籍後,但以這階段而言,就算一切順利,你申請父母團聚是不少於七至八年的計劃。父親有癌症在身,不知多嚴重,似乎是負面的,遺憾的是申請程序不容許你要求移民部pre-approve父親的身體狀況才考慮是否申請。建議你此階段集中自己家庭的移民,走主線而不被將來的支線影響思維。換句話說,難道將來申請父母移民是你現在考慮申請Stream A時的先決條件嗎?


Q127: 我們希望在申請團聚簽證前, 父母以照顧者身份入境 (是否最長只可半年? 每半年過境美國,可再次入境半年?), 之後在申請團聚。 (有病在身,會影響申請?) (如影響,有其他方法嗎?)

A127: 請參考Q117及Q126。


Q128: 本人想行報讀2年diploma program行Stream A移民加拿大, 已有心儀的學院及科目, 但該科目的duration寫:  “2 years (4 semesters) or 18 months continuous with Summer classes (January start)” 。請問如 take summer classes 只讀18個月會否影響申請PR? 謝謝

A128: 根據你提供的英文描述,其實你的DLI是畫蛇添足而已。何謂2 years diploma課程,是由DLI決定的,簽證官審批Stream A移民時,偱例會查看DLI網站怎樣說,法律用詞便是conclusive evidence,不用多說,亦等於你的IELTS是CLB 5+以上一樣,不會多問。


Q129: 我是87年香港出生,沒有BNO Passport,由於不肯定有否BNO Status所以嘗試遞交申請BNO VISA。Home Office查核後沒有我或父母的BNO Status紀錄。最後回覆”As we have been unable to establish that you are a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citizen under the Hong Kong (British Nationality) Order 1986, your application is refused”. 請問當我申請加拿大學簽時,就回答’Have ever been refused any visa or permit, denied entry or ordered to leave Canada or any other country or territory.’應回答,有 / 沒有?答案會否影響學簽成功率?

A129: 首先,怎樣申請BNO Visa不是我們的專業,但就不明白為何於1997年在香港出生會拿不到BNO Passport,繼而visa也拿不到。你申請加拿大SP要回答該問題,主要是要求申請人開誠佈公、實話實說,所以你應該答Yes,之後提供簡短的解釋,以你的情況而言,看不出簽證官會跟進追問細節,所以SP最後申請是否成功,與這方面完全沒有關係。


Q130: 想請教一下10年employment & activity部分,如果有部分活動overlap左有所謂嗎? 例如我曾經係讀大學期間去第二個國家exchange幾個月,previous activity好似下面咁寫OK嗎? 2014.09 – 2018.09 HKU, Hong Kong 2016.09 – 2017.01 XXX University, UK

A130: 實話實說就可以了,難道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嗎?


Q131: 有關楓葉卡過期不足居住2年事宜 本人收到楓葉卡時,正在香港修讀博士課程,3年後,畢業後立刻回加國,住了一個月,怎料祖父、祖母及爸爸生病及相繼離世,需要回港處理及照顧媽媽,導致未能居住2年。 及後,因社會運動及COVID-19,未能立刻回加。 想瞭解一下,應從陸路入境,還是申請Stream A比較好。

A131: 根據提問者的資料,提問者因為居住時間不足,未能renew楓葉卡,似乎是個人選擇而非身不由己。提問者應該知道,如果是經由航空交通來加拿大便要先做ETA,就等於自動投降,所以要避開需要ETA的入境渠道,即經由美國陸路入境。2019年明報曾訪問黃先生,請點擊這裡看那份稿。黃先生有理由相信不少於五個家庭成功闖關,因為曾收到他們的電話或電郵致謝,甚至於2022年代他們成功申請新的楓葉卡,至於沒有聯絡我們的,有多少家庭成功與否便不得而知了。溫馨提示提問者,應該抱着不成功的心態才嘗試,反正代價不大,萬一不成功才啟動Stream A也不遲。


Q132: 我剛在香港完成Master想申請OWP,在填表其間,有個問題是關於 “Have you ever committed, been arrested for, been charged with, or convicted of any criminal offence in any country?” 不知道填要YES/NO  因我2兩年前曾經撞車,沒有任何人受傷或死亡,被控不小心駕駛,要上法庭及認了罪,被罰款$1000及扣了5分。請教了一位在香港的律師朋友,不小心駕駛應不會記錄在CNCC, 想請教在這問題應填YES/NO?

A132: 請參考Q129,當然答Yes,因為曾經犯事,上了庭、定了罪、罰了款是事實。這事件會否記錄在CNCC是另一回事,就算有記錄,加拿大移民法有既定程序,給你機會拿工簽,例如TRP,至於何謂TRP,就不能三言兩語說出來,更不是DIY可以應付得來。


Q133: 大家好,想請交大家有沒有相關經驗可以分享,本人已有加拿大Passport,多年以Non-resident身份在香港工作,但計劃2023年回流加拿大,今年年頭(2022年1月1日) 幫太太send 咗application 去Canada Immigration,用Sponsor身份申請她拿PR,請問大約要等幾耐先知道開始辦理我既申請?因爲用郵寄(DHL)方式,所以沒有任何case No.或Reference No. ,只知道DHL成功派件,移民局收到。官網話大約4個月,但如果4個月後都沒有消息,可以用什麽方法追查?求各位前輩指教。

A133: 提問者的意思是已經遞交了申請,是嗎?打個比喻,你是在跟移民官下棋,每人行一步。如果你剛行的一步沒有甩漏,就要耐心等待對方回棋,對方何時做、怎樣做,你唯有耐心點,就算你是黃先生的客戶還是要等!


Q134: 主申請人16年開始讀ive 2年制hd,因retake 而在19年6月才完成畢業,現時正在Oulipace 讀另一個hd,2022畢業,但證書應該至少10月才能領取。想一同申請另一半一齊去加拿大,與伴侶2018年開始同居。計劃2023年中出發加拿大。

A134: 請先參考類似但有異同的例子Q124及Q133。提問者其實可以簡簡單單立刻以2019.06的diploma申請OWP,2022年完成hd課程,即使未領取證書也可以立即起行到加拿大,而不是等到2023年中,就應該有充分時間於2024.06前申請Stream B移民。當然提問者有個人理由要延至2023年中才起行,所以才考慮用2022.10的hd證書。這個案與Q124及Q133相異之處,在於之後修讀的hd課程仍然符合在2023.02.07限期前申請OWP的資格,Stream B移民申請審核時,移民官亦會看得出,但移民官是跟指引做事,非黑即白,遇有懷疑,一般取態是拒簽,將這議題交給聯邦法院處理。在沒有清晰指引的情況下,不建議提問者挺而走險,因為吃虧的是自己而已,萬一出事,也沒有Take 2的機會。

如果提問者真的不能早於2023年中啟程,建議你用2022年的hd證書再次申請OWP,最壞情況只是拒批而已,但起碼能令你早點下決定、早點起程,所以如果你要test the system,應該是申請第二次OWP,而不是放在移民的部分。

題外話,國際學生畢業後只有一次機會拿PGWP,這優惠只可享用一次,但Hong Kong Pathway三年工簽沒有說明只可申請一次,只提供最後申請限期,即2023.02.07,而感覺提問者不似其他有心鑽空子的朋友,因為後者明顯是在2021.06.08看到政策推出後才佈署再讀書的。所以提問者申請第二次OWP,在法理上是成立的,雖然這是絕無僅有的例子而已。


Q135: 如果想走Stream A 移民加拿大,報讀當地的part time master是否被認可?目前沒有看到條文說一定要full time or part time的master degree 課程。Thanks。

A135: Stream A要求的加拿大學歷當然沒有說明是以FT或PT完成,能夠提供畢業證書,審批Stream A的移民官便不會計較你的transcript內容,即看到不是full load。但是,提問者申請學簽時,學簽有效期與master課程掛勾,極其量多加三個月,能否在第一張學簽有效期內畢業才是核心問題,因為你PT讀書,不符合條件延長SP有效期讓你完成課程。言下之意,移民官審批Stream A和SP延期,考量點是不一樣的。


Q136: 請問, 若果我以SP過加拿大讀2年書, 太太申請SOWP過來。按太太的SOWP性質, 是否她在加工作一年后已經可以經Stream B申請PR? 還是說需要等我畢業后才合資格一起申請PR?

A136: 提問者的思維有些少混亂,如果其太太能申請Stream B移民的話,那他為何還要過來讀書呢?是否應該反過來,太太拿三年OWP,而提問者拿SOWP呢?話說回頭,提問者可能不知道申請Stream B移民時,大專學歷並不能超過五年,所以才提出此問題?


Q137: Hi, I’d like to ask question regarding the Permanent residence pathways for Hong Kong residents. I am going to get married this month. Both me and my fiancee are eligible to apply for an OWP in order to be qualified in stream B. So should we apply for the OWP separately or should one of us apply for the OWP and the other one will apply for the SWOP? Or is it ok in both ways ? 點解會有呢個問題係因為我哋冇同居過  而我又驚佢哋話我哋假結婚

A137: 如果提問者想追求最大靈活性maximum flexibility,應該考慮各自申請OWP,因為來加拿大後,哪一位能比較順利地完成一年工作仍是未知之數。這階段各自表述已婚,各自拿OWP,來加工作一年後,其中一位申請Stream B移民便足夠了。或者可進一步釋除提問者的疑慮,到申請Stream B移民時,你們已在加拿大生活了一年之久,移民官還有甚麼好問的呢?


Q138: I have a question when I filling in IMM5707 and want to ask for your help. In section A about my parent, my parent was divorced and I lived with my mom. After my parent divorced, we have never contacted my father. Therefore, I can’t fill in the part of present address and present occupation.  Is it possible if  I type “N/A (never contacted my father after my mother divorced him, no information about him” in present address and “N/A” in present occupation?

A138: 任何情況下填IMM表格時,忠於事實就可以了。但不建議使用”N/A”,因為移民官由此收到的信息會是Not Applicable或Not Available,兩者皆不妥當。反正IMM5707表格不用validate,你可以嘗試填寫”Lost contact since YYYY/MM”。


Q139: 我將會帶3個小朋友去Canada,預備申請OWP 因為今年Master 畢業,已有絕對離婚令,他們的爸爸口頭說可以帶他們出國。是否申請owp跟法庭離港令一起申請?還是要先取得owp approve才去法庭?還是只要有爸爸的consent letter就可以eta帶小朋友飛?

A139: 不如以IRCC簽證官的角度嘗試回答這個問題:

  1. OWP申請人是否有三個小朋友的絕對撫養權,例如生父無權要求安排短暫見面,到遊樂場玩耍或吃飯;
  2. 就算提問者持有以上的香港文件,簽證官仍會要求生父簽署同意書,讓生母攜同小朋友們移民加拿大,IRCC有既定的IMM表格供填寫,不需付費聘請律師草擬;
  3. 除了滿足IRCC外,母親仍要滿足香港機場、航空公司地勤人員的要求,可以帶同三個小朋友check in。IRCC同樣有既定表格可供使用,讓生父簽署。關於這一點,提問者要明白此目的是為了防止拐帶,而不是找你麻煩。

Q140: 如果我2017年12月畢業(畢業證書顯示),我知道我已經錯過了五年內畢業加工作嘅限期,但我同時在修讀master課程將於2022年約12月先拎到畢業證書。其實我可唔可以先暫時用2017年畢業嘅證書來申請OWp,到申請PR時因為2017年既過左期但我有新既2022年既證書代替? 還是一定要使用同一份畢業證書去申請最後PR呢

A140: 這與Q124十分相似。首先反問提問者,你2022年12月的Master課程是否有水份:

  1. 如果是十分正規的,倒不如在2023.02.07前申請OWP;
  2. 如果覺得有點勉強的話,便應立刻以2017年12月的證書申請OWP,同時立刻停止修讀Master課程,把資源放在2022.09於加拿大上八個月的課程走Stream A。

想了解更多,建議你加入 immiDaily Discord 社群,可以即時討論及發問: https://discord.gg/SEfWchcFFu 或 你可以向 immiDaily 咨詢發問 或 填寫以下表格直接聯絡 Alfred Wong



    你加入嗎?

    你加入嗎?

    香港有超過十萬位訂閱者加入我們,以獲得最有用的移民信息和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