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Alfred Wong

Alfred Wong

Alfred Wong 是黃國為移民法律事務所|Lingwong & Associates 的創辦人。經過多年在業界的積極參與和貢獻,成功建立自己的信譽和威望,亦得到不少同行的認同繼而加盟。到現在為止,我們團隊除了有多名被加拿大政府認可的移民顧問外,也包括安省刑事大律師,專門處理客戶被刑事起訴或留有刑事案底等棘手問題。

“Caveat emptor” 是甚麼?

前言 請點擊這裡,細心閱讀我們對比兩份WES認證報告後提出的7個思考點。 D商學院於2022.08.07的回應 在2022.08.04後記一欄中,我們答應完完整整將任何收到的回應與大家分享,不再加評論,最終由讀者自己決定。 Wikipedia給 Caveat emptor 的解釋 請點擊這裡看內容,最簡單的理解是,買家有責任瞭解其購買的商品或服務是適合他們使用的,但因為提供者對產品的性質往往比購買者清楚,買家如要自保,唯有在合約中清楚列明賣家的責任,例如品質保證,否則吃虧的很可能是買家自己,賠了夫人又折兵。 以下我們首先重溫兩份WES報告,A是D學院最早提供的,B是我們資料庫於差不多同時期發出的模版。...

有圖有真相之二:黃先生代理的SP申請最終贏回來

前言 請點擊這裡,參考我們的經典SP成功案例,尤其以下幾個最近我們處理被拒後再贏回來的案子: CHUNG同學 KWOK同學 LAI同學 SHUK同學 Page 1: 2022.05.20 – DUNG同學的SP申請被拒,大家沒看錯,是黃先生處理的,又是那個討厭的216(1)。 Page 2: 2022.07.04 – 我們重整陣容,於2022.07.04再次遞交,據理力爭,Letter of Explanation (LoE) 加強至font size 14,共19頁,仍然與visa officer拗法律手瓜。 Page 3-4: 2022.08.03 – 獲批,大家沒看錯,是黃先生處理的。 思考點: 為何第一次輸? 憑甚麼第二次贏回來? 第二次申請我們收費多少?...

公眾利益篇 – 買學位趕3年OWP尾班車,小心中伏

前言 請參考我們另一篇公眾利益篇,黃先生的付費諮詢客戶差點中伏,由我們撥回正軌,這篇文章也是同一方向,希望幫到沒機會與黃先生諮詢的其他香港朋友。 3-year OWP 最後申請限期 先不談背後的國際游說,要求IRCC延長期限的努力最後能否成功,暫時看到的死線是2023.02.07 expires,這等於最後一天是2023.02.06。 有需求就有供應 因為以上的死線,香港不少中介熱賣一些distance...

公眾利益篇 – DLI與Post-secondary institution的關係

前言 自從救生艇計劃實施後,不少香港朋友自己拿到Letter of Acceptance (LoA),之後才聯絡黃先生,要求撰寫Letter of Explanation (LoE)/Study Plan服務,甚至讓黃先生過目自己的初稿。黃先生一直支持香港人,這方面不容置疑,但基於香港簽證官審核SP的不穩定性,黃先生不知從何更改那些初稿。 但借題發揮,偶爾看到香港朋友自己拿的LoA,發覺他們只懂得DLI這概念,可以走第一步申請SP,卻忽略了post-secondary institution的Stream A移民後著。當然我們已一一矯正,讓他們重回正軌,但基於公眾利益,黃先生認為有需要與大家分享這議題。 DLI的由來...

號外 – SP第三度嘗試,隔夜獲批

案件分析 Page 1: KWOK同學DIY於2022.03.24被拒,同樣是討厭的216(1) “purpose of visit”。 Page 2: 2022.06.17再度被拒,大家沒有看錯,是黃先生處理的。 Page 3: 2022.07.25重整旗鼓,再度嘗試,Letter of Explanation (LoE) 已由當初的10頁增加到19頁,當然不是說KWOK同學學成後會回港,相反是與visa officer在法律條文上拗手瓜。 Page 4: 2022.07.26隔夜獲批,平了之前的記錄,當然同樣是不可能破的。 感慨 5月底至6月中這段日子,我們確實吃了部分香港visa...

你加入嗎?

香港有超過十萬位訂閱者加入我們,以獲得最有用的移民信息和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