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K Pathway限期有機會延長嗎?


  • Share on Pinterest

每月有超過120萬香港人瀏覽immiDaily網站,發掘不同的移民資訊。即使immiDaily與不同的服務供應商合作,我們亦有作深入的調查及篩選,以確保移民人士可以在immiDaily上找到有質素的服務供應商。而我們的編採團隊不受商業因素影響並保持獨立,相關內容與資訊僅以移民人士的最佳利益角度出發。

歡迎直接與immiDaily合作的伙伴進行免費的私人咨詢
👉 值得信賴的專家

前言

大家現在看到的兩個限期,分別是2023.02.06最後申請3年OWP,以及2026.08.31最後申請Stream A或B移民。不論申請人在全球哪個地方點擊 ”submit” 按鈕,一律以IRCC網上的計時器為準。

游說團體希望IRCC寛限

加拿大有不少有心人士或團體已開始發功,希望IRCC對現行政策稍作修訂更為包容,甚至延長以上的限期,例如Hong Kong Watch家和CFSO,這是值得支持和鼓勵的。

當我們這邊繼續爭取的同時,黃先生苦口婆心,希望符合3年OWP申請的香港朋友,無論如何於2023.02.06前網上遞交3年OWP申請,因為香港給予的approval不是3年OWP,只是給你有效期的3年「入場券」Letter of Introduction (LoI),收到後慢慢計劃也不遲,而3年OWP的有效期於機場打印當時起計。

即時討論一切與移民相關的資訊、參與在外地的移民過來人的分享活動、連結身處不同城市的香港人
👉 加入 immiDaily Discord 社群

Devil’s advocate

點擊這裡,了解devil’s advocate的意思,黃先生很刻意地扮演這角色,根據以下的數據,如果自己是移民部政策制訂智囊團的一員,真的會懷疑是否有需要?

IRCC數據

香港人Study Permit簽發數字

YearQ1Q2Q3Q4Annual Total

2022

1,185

1,880

1,325 as in July

?

4,390 up to July 31

2021

680

1,045

3,135

1,775

6,365

2020

345

345

1,255

790

2,605

2019

390

545

1,265

380

2,490

2018

280

635

1,165

480

2,440

2017

295

370

1,430

460

2,440

2016

380

565

1,115

435

2,355

2015

250

275

1,235

420

2,095

香港人Work Permit簽發數字*

YearQ1Q2Q3Q4Annual Total

2022

1,610

2,315

950 as in July

?

4,875 up to July 31**

2021

495

510

1,450

1,670

4,125

*HK Pathway及Working holidays

**Toronto Star於2022.09.03的報導,截止2022.06.30,約12,800人獲批3年工簽,但以上數據所指的是已入境的數目,差額是尚未入境

數據分析

  1. OWP數字
    • 包括申請人本人及隨行伴侶
    • 也包括SP申請人的隨行伴侶
  2. SP數字
  • 包括申請人本人及隨行未成年子女
  • 也包括OWP申請人的隨行未成年子女

注1:由2016夏天至2022夏天這七年間,香港畢業的大專及大學生,包括本地超過十間大專院校、全球海歸及遠程學習的,每年有多少人,累計又有多少人?但主動申請OWP而亦抵埗加拿大的只勉強約10,000人而已,如果以家庭為單位將會更少。加拿大這份情,大家覺得合資格的香港人受落程度如何?

注2:當然有部分家長刻意不申請MSP,隨行未成年子女到埗時在機場拿Visitor Record而已。

注3:由於以上原因,以上數據未能顯示有多少家庭經OWP上救生艇,如果假設平均是三人家庭,2021.01至2022.07只是約3,000個家庭而已。作為政策制訂者,看到以上的數據,似乎是「皇帝唔急太監急」,前者所指的就是符合資格但還未行動的,後者則是在加方的游說團體。

注4:相對於OWP,SP數據清楚顯示來自香港的留學生數量,在2020年有約10% 增長,2021年更暴升近3倍,直至2022.07已是4,390,頂峰期是準備9月入學,有理由相信到2022年底,總數會近萬,是2015年的5倍。

HK Pathway基本性質

救生艇表面上是以3年OWP開始,香港朋友滿足工作一年條件後申請Stream B移民為終點,但卻另加上Stream A option,由加拿大學習轉移民的,那麼大家或者會問,Stream A是為誰而設的呢?

移民項目的性質大抵可分兩類:

  1. Recruitment-driven – 例如各省份的企業家及外勞類,以移民為誘因吸引外國人到當地落地生根。Recruitment-driven的意思,其實是支持本地企業對外勞甚至外國投資的需要。IRCC是處於主動的角色,配合各省的經濟發展需要主動出擊。
  2. Needs-driven – 主要是提供不同途徑讓有需要的或加拿大伸以援手的外國人移民加拿大。前者例如家庭團聚,後者例如HK Pathway,IRCC是處於被動的角色,收到申請便會處理。

所以,移民部基於香港政治環境惡化,推出HK Pathway的第一步3年OWP及其後的Stream A或B,是願者則來、自選方向,所以根據過去一段時間,我們遇到以下各種情況的客戶:

  1. 自己已拿到3年OWP,但根據個人情況,被逼放棄Stream B走Stream A,例如2016年畢業生。
  2. 自己已拿到3年OWP,但根據個人需要,主動放棄Stream B走Stream A,例如選擇2-semester online post-graduation certificate課程,頭一半時間在香港distance learning。
  3. 如果不符合3年OWP的資格,自己申請SP走Stream A。
  4. 一些經過SUV或Caregiving項目拿到工簽來加拿大,不論被引導或自己選擇,見勢色不對,選擇轉為讀4個學期書走Stream A。這類香港朋友,可以是拿着employer-specific work permit的,也可以是其拿着OWP的隨行配偶。
  5. 背景同上,但拿着OWP的隨行配偶,抵加後完成distance learning的大專或大學課程,例如UK,也可以成功辦到學歷認證,例如WES,來到加拿大後找到工作,工作滿一年後走Stream B,倒轉來幫配偶移民。

黃先生作為業界,是根據付費諮詢客戶的背景,指導他們有效地得益於Stream A或B,以上五個應用方案只是例子而已。

為何HK Pathway第一步只給OWP優惠,遺漏了SP?

IRCC沒可能提供「OSP」計劃,因為國際留學生一定要有DLI offer才可以申請SP,但同時也沒有指定Stream A只是3年OWP holder的另類選擇喔,所以可以理解為,Stream A是為所有香港人而設,但前提是要自己先申請SP。

不少香港朋友SP申請被拒!

如果上一段的分析成立,很多典型屬於中產的SP申請人又為何往往被拒?所以,加拿大這邊的游說團體,其實可以雙線發展,希望香港的簽證官對SP申請鬆手些,給申請人走Stream A的機會。

怎樣游說Stream A?

既然現階段符合資格的香港朋友對3年OWP的反應只屬差強人意,仍然要求放寛政策或限期似乎有點一廂情願,正如以上的「皇帝唔急太監急」。但是,放鬆Stream A完全不需要更改政策,Ottawa總部只需要給香港坐館的Program Manager發個電郵,吩咐手下「識do」,為所有SP申請人放行,之後一切就盡在不言中。

以上的得益者多屬中產,拿到SP其實移民已有著落,他們便會放心轉移資產、技術和經驗來加拿大,隨行子女接受加拿大教育,是支撐下一個decade經濟發展的生力軍。

結論

根據以上分析,黃先生這階段對延長2023.02.06最後申請3年OWP死線的游說努力暫不看好,全因為從以上收據看到反應真的一般。

但如果SP申請的數目在2023及2024年繼續以倍數飆升,到時要求把移民申請的2026.08.31死線延期,例如多3年至2029.08.31,就有理有據,也一石二鳥,同時可幫助未來幾年的大專大學畢業生,他們雖然錯過3年OWP的機會,但可以重覆YAN同學的例子,修讀8個月課程。

如果想了解更多或需要任何諮詢服務, 你可以填寫以下表格直接聯絡 Alfred Wong




    Thai Jai Coconut

    你加入嗎?

    你加入嗎?

    香港有超過十萬位訂閱者加入我們,以獲得最有用的移民信息和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