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CC考慮限制留學生數目,關香港人乜事?


  • Share on Pinterest
Alfred Wong Event
Are you interested in contributing articles and initiating lead generation on immiDaily? 👉 Become an expert

@前言

點擊這裡看CTV加拿大國營電視台於2024.01.14訪問移民部長的錄影片段,其實Globe & Mail環球郵報事前已收到了,請點擊這裡看他們2024.01.13的報導,同時,請點擊這裡看中文媒體於2024.01.14的報導,雖然移民部長這階段未有提供怎樣落實這個構思,但聯邦移民部為了增加年度接收移民的配額以配合經濟發展的勞動力需要,故引入新血把勞動市場年輕化,亦受益於留學生的國際交流及經濟效益,而衍生的一系列影響民生的效應,尤其是房屋短缺問題,也因而受到各方的批評!

@順得哥情失嫂意 – IRCC面臨的困境

在訪問中,移民部長說“It’s really a system that has gotten out of control.”,意境帶點 “無奈”,因為教育是屬於省政府的權力範圍,例如發牌給DLI及對其監管。Letter of Acceptance (LoA) 的發出標準由他們各自制訂,這造成部分大專學院因為出於財政考慮,雖然不至於濫收學生,但確實比較 “進取”。在DLI各自為政的情況下,責任始終落在IRCC怎樣協調全球學簽審理的 “質”及 “量”。

“質”所指的是DLI發出LoA的要求,舉例說,提高IELTS (A)要求至7.0,就會把不達標的申請人拒諸門外,但IRCC卻沒有這權力對所有DLI發出這指令,而DLI出於財政考慮,也不會自願配合。

“量” 所指的是要協調全球簽證中心的工作,基於公平原則,只可能是first-come first-serve,因此年度配額達到後,更加優質的學生,包括報讀名校的,例如多大,就要把留學加拿大計劃擱置一年。

@IRCC 2023.12.07的宣佈

點擊這裡看原文,要求全球的簽證官要確認LoA的真實性才處理SP申請,甚至把財政支援提高。但前者只是打假,與限量完全無關;後者也只是希望留學生有足夠的生活資金而已。但大家要留意的是,圖表的所顯示的數字是最低要求,一旦滿足不了,SP便立刻被拒,但全球的簽證官有權case by case處理,對申請人提出更高要求。例如四口家庭,爸爸申請SP,因為資金有限,希望要求只算一人,但簽證官完全有權以四人計,而Federal Court of Canada的case law,法官也支持這點。

@關香港人乜事?

經留學加拿大走Stream A移民的申請deadline是2026.08.31,如果以兩年diploma課程算,末班車是2024.09開學 (注:當然2025.01理論上也可以),所以這議題對香港朋友其實沒有多大影響。

@結論

心動不如行動,與其離地吹水論政,倒不如貼地實際行動!如有需要,可與我們聯絡,讓我們替你策劃。